人工耳蜗植入者阳光老师访谈——成人如何进行听能、言语康复?

时间:2018年04月20日  信息来源:奥地利听力植入人工耳蜗 录入:毛毛虫

光老师,2003年植入奥地利人工耳蜗,至今佩戴人工耳蜗已有16年了,大家对阳光老师或许并不陌生,因为他用自己的康复经验与知识帮助了很多的损人士进入正确的康复道路,对于很多人来说,阳光老师就像阳光一般的存在,既是老师也是益友,让每一条康复的路都充满温暖与能量。


下面是阳光老师近期的访谈:


问题:阳光老师,请大致说一下自己的力概况吧。


阳光老师:小时候,双耳分别是96,116。一直佩戴助器上康复训练课,一直都没有懂过。


那个时候呢,康复老师就拉着我的手摸着他的喉部,让我感受声音的振动,感受气息。从小到大全靠着读唇,那时候我看口型的功力很厉害的哈哈哈,完全能理解周围人的语言表达。后来吧,在2003年,植入耳蜗,我记得植入耳蜗前双耳是116,120。由于我左耳120,从小就很严重,医生为了保险起见,选择做的右侧116的。


问题:你作为一个耳蜗者,怎么想到要去做康复老师的?


阳光老师:我从小成长接触了许多和我一样的人,想到老师从小教给我们的东西都是结合自身的经验和实践经验,加上认识了一些大龄语前和成人语后(开机1年以上言语识别差或言语功能退化)的人,心里就产生了想要帮助他们的念头。我的老师也很支持我的想法,就这么走上了大龄语前和成人语后的康复导师之路。


问题:接触的康复者中,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案例?


阳光老师:在我的学生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语前聋,12岁植入耳蜗,开机7年。因为家人不懂,孩子忙于学业,一直未训练,导致了开机几年后一直无进步,被其他人认为不可能,但是突破了,经过高强度的康复指导,现在不但能懂的越来越多(包含陌生人),并有了初步的电话识别能力。不走弯路,坚持,努力,有目标有毅力,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问题:以你的经验,作为耳蜗者,如何合理科学的进行能、言语康复呢?助器也能同样适用吗?


阳光老师:由于大孩子或成人,个体差异巨大(包括时间,心态,理解能力),一般建议先从觉训练开始,两个字,三个字一点点识别并积累,作为后续进步打下基础,也就是所说的跨能力(白夜注:跨内容在4月8日更新的上一篇对阳光老师的访谈中)。同样的原理助器也同样适用的。


问题:大多数人都想知道的一个问题,我们这些成人语前语后有必要去康复机构吗?还是自己也可以做好康复?


阳光老师:大龄语前建议去康复学校,成人语后如果自己没有方向,需要鼓励和家人与老师的指导,即可自我训练,或者上远程教育,主要以家长帮助为主。


问题:我发现网上基本没有针对大龄语前、成人语后的康复相关资料,请问阳光老师你有没有相关的康复资源?


阳光老师:关于康复资料一类的问题,就我个人的观点来看,主要是因为大龄语前和成人语后个体差异太大了,而且的确针对大龄语前也没有什么相关的资料。目前我们康复老师对这方面很多都是还在持续摸索中,的确需要很长时间的收集资料整理一下。所以目前阶段是没有的。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每个人康复的需求起点是不同的,因为成人康复并不能跟小孩子比,不能完全照搬孩子的康复模式,因为大多数的小孩子,觉世界还没有构建,他们都是一开始从认知理解与积累,一点一点地慢慢开始了他们的每一步。而对于成人康复来说,我们能做的是针对他们的特点,告诉他们怎么走哪一步。


所以对于康复相关资料的话,个人都有不同的针对性方法,总不能大家都一股脑采用这个或那个参考一下,结果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的。


问题:那您的经验是,我们这类成人康复者应该怎么做呢?


阳光老师:其实对于我们这样的康复者,咱们可以把这康复过程分为原则上的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之类的,这样的话我觉得会更好。


因为有些成人康复者,他比较迷茫,也很着急,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就会乱来,没有持之以恒的耐心。本来基础还没打好呢,他就想着别的,比如就想着打电话,然后又想着歌,甚至觉得突然觉得自己清了。这个过程是很混乱的,也走了许多弯路。


我的建议是,开机之后,先从觉训练开始,不管是大龄语前的重新输入还是成人语后的唤醒觉记忆。第一步要从封闭式觉训练来打下觉基础,第二步是开放式觉训练,比如电话、陌生人对话、嘈杂环境,一步一步,切勿急迫心态。


所以说按照正确的步骤一步一步地来,可以告诉他们这个原则,我觉得比所谓统一的康复资料更有用。

(作者:佚名 编辑:毛毛虫)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