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特殊教育学校钟宇虹用耐心爱心照亮特殊学生心灵

时间:2016年09月21日  信息来源:不详 录入:毛毛虫

  

 三亚特殊教育学校钟宇虹用耐心爱心照亮特殊学生心灵


钟宇虹给学生们上课。

  编者按

木铎金声,春华秋实。今年9月10日是我国第32个教师节,本报特推出“光荣与责任·教师风采”专栏,展示三亚中小学校、特殊教育学校、幼儿园等单位基层教师、校长的先进事迹,讲述他们呕心沥血育桃李的动人故事,分享他们的高尚师德和学识风范。

在教师队伍中,有这样一群“特殊”的教师人群。他们不仅要教学生读书,还要传授技能,甚至照顾他们的日常生活。他们是特殊教育老师,每天面对的是一群智障、自闭、唐氏综合症、聋哑的孩子,他们需要付出更多的关爱。

27岁的钟宇虹,就是这些平凡又不普通的特教老师中的一员。

为一份爱选择坚持

初见钟宇虹,她言语柔和,恬静温婉。钟宇虹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家庭,从小立志像父亲一样当一名教师。但父亲认为一般学校的老师工作压力大,而特教学校升学压力相对小,建议她高考选报特教专业。如今才发现,特教老师要操心的事更多。但钟宇虹说,她从来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这里的孩子虽然有生理缺陷,但是他们有着一般孩子没有的单纯可爱。

第一次接触这些“特殊”的孩子是在大学期间,钟宇虹在海口一家自闭症康复机构实习,打开门看到他们时,钟宇虹傻眼了,这里大多数孩子的眼神是陌生而呆滞的;有的喜欢喃喃自语;有的行动不便、四肢僵硬;有的多动,有暴力倾向;有的生活不能自理、流着鼻涕和口水在教室里逛来逛去;有的甚至将大便拉在裤子里……

冷静之后,一股强烈的责任感和同情心让钟宇虹选择了坚持。“这些孩子先天残疾,但他们同样有宝贵的生命和受教育的权利……”她坚定地说,“我不会轻易地放弃任何一个孩子。”

对特教事业有别样情感的钟宇虹,2010年,从南京特殊教育职业技术学院(现更名为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毕业后,先后在厦门同安区特校和海口儿童康复机构从事特教工作。2014年5月,三亚特殊教育学校成立,她便到这里任教。

特殊教育需要耐心

作为一名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需要付出更多的耐心和心血。

钟宇虹现任启智班二年级班主任,每天早上起床,可能要给学生擦屎抹尿;课堂上,有的学生会尿裤子或将大便拉到裤子里,有的孩子在课堂上会跑出去、大哭大闹……她都要一一处理;课间休息也闲不下来,要紧紧盯着走廊里玩闹的学生,以防不测;到中午,照顾学生吃饭是硬性要求。她不仅是老师,也是“妈妈”、“保姆”和“医生”。

钟宇虹坦言,一个正常孩子几分钟能学会的内容,这些特殊的孩子可能得学一两个月,甚至是一两年。“他们接受知识慢、生活技能弱,我们就必须放慢脚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重复那几个动作、几个数字、几个汉字……我们要做的是最大限度帮助他们恢复,有了这个思想意识,就才能静下心来投入百倍的耐心。”

只要一有空,钟宇虹就会和学生们说说话,引导他们文明礼貌、收拾整理东西……“潜移默化”中看着孩子们一天天的变化和成长,哪怕付出十倍甚至数十倍的努力,她都觉得是值得的。

“给孩子往往布置一项作业,然后让他们不断练习,这样的付出对于他们的成长是很有帮助的。” 所以,面对每一次学生的“犯错”,钟宇虹都和颜悦色地引导他们,而当学生们完成“作业”,她总竖起大拇指,“对待他们必须有更多的耐心,让每个孩子在课堂上尽力发挥出自己的潜力。”

特殊教育需要爱心

特殊教育需要特殊的爱心,耗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钟宇虹告诉记者,她在海口一家自闭症机构工作时,一次值班有个孩子癫痫发作,口吐白沫全身抽搐、晕倒在地,她直接把手插进孩子的嘴里,保住了孩子的舌头没被咬断,而自己的手鲜血直流。

2014年,班上有个孩子在玩耍时由于心脏病突发晕倒在地,她看见后,急忙冲过去抱起孩子,边喊孩子的名字边不停地用手掐孩子的人中,几分钟后孩子苏醒过来,并被立即送往医院。后来,孩子的父亲感激道:“如果没有钟老师,就没有了孩子”。

尽管特教工作十分繁琐吃力,但钟宇虹却依然甘之若饴。因为她也会从孩子们身上时刻收获着感动。“上班累的时候,有的孩子会撒娇地凑到跟前,为我做按摩;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有的孩子还会替我管理课堂秩序,告诉其他孩子‘不要吵,老师辛苦!’这些孩子时常会带给我意想不到的惊喜!”钟宇虹诉说着。

钟宇虹说:“这些特殊的孩子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交流,我们对他们要有耐心、要包容。走进他们的世界,教会他们生活的技能,让孩子看到外面的美好世界。”  


(作者:黄珍 编辑:毛毛虫)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