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脑干—无法进行人工耳蜗植入时的听力解决方案

时间:2017年06月14日  信息来源:不详 录入:毛毛虫

我们知道,人工耳蜗可以用于那些极重度耳聋及佩戴助器无效的儿童与及成人。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植入人工耳蜗,对于有严重觉神经疾病或内耳严重坏损的人,比如神经功能缺失,就是人工耳蜗植入的一个禁忌证。那么,这部分无法进行人工耳蜗植入的患者有可能重获觉吗?还是只能利用别的沟通方式例如手语或者唇读了呢?刚刚结束的亚太人工耳蜗大会APSCI关于觉脑干植入(ABI)的结论是:觉脑干植入(ABI)可以用于耳蜗神经受损甚至神经功能完全丧失的患者,目前觉脑干植入(ABI)效果普遍差于人工耳蜗(CI),但对于无法植入人工耳蜗的人来说,人工脑干几乎是他们重返有声世界的唯一出路。

1979年,ABI装置有了第一例植入案例,科学家发现可以产生有效觉。自从200010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对12岁及以上的神经纤维瘤病II型(NF2)为特征的遗传性疾病的罹脑瘤(或称为神经瘤)进行觉脑干植入(ABI)以来,对于许多ABI用户来说,觉脑干植入装置是一个奇迹。

器和人工耳蜗固然可以让许多有力障碍的人重返有声世界,但对于有严重觉神经疾病或内耳严重坏损的人来说,仍然不能很好的对使用者发挥力辅助作用。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科学家们开始着手发明出一种新的技术来解决这一难题,这就是觉脑干植入,原理是完全绕过耳蜗和觉神经组织,将声音刺激直接传送到脑干觉中心。
 
自从这一技术出现以来,医学界就围绕其效果和风险有不断的争论,近年来,Vittorio Colletti博士对这一技术在儿童上进行了多次验证,然而效果不一。

2014年,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USC)和洛杉矶儿童医院(CHLA),亨廷顿医学研究所(HMRI)等机构对这一装置的效果和风险进行了大量的研究。

据美国南加州大学凯克医学院(USC)Laurie S. Eisenberg博士统计,美国每年大约有30—100名潜在的人工脑干(ABI)植入者,而Robert V. Shannon博士直言,部分孩子可能无法从人工脑干(ABI)获益,根据严格的人工脑干(ABI)植入者排查标准,一些孩子的认知障碍可能无法进行术后语言训练。这说明人工脑干(ABI)使用者必须积极且严格参加术后的语言和力训练项目,对于目前的人工脑干(ABI)研究实验来说,患者的反馈是最关键的实验报告信息。

目前人工脑干(ABI)的实验研究招收26岁的儿童,这些孩子能提供有价值的反馈吗?研究小组解释说,有经验的儿科力学专家甚至可以从障孩子最细微的行为变化了解需要的信息。研究团队有着多年的经验,实际上,他们甚至希望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能批准更小的孩子进行人工脑干(ABI)实验,这样他们可以在更小的时候接受声音刺激,以便于他们更好的言语发育。

对于幼儿植入人工脑干(ABI),医生们必须考虑手术的风险,这与传统的人工耳蜗手术不同,人工脑干(ABI)手术是脑部手术,我们知道脑干在婴幼儿出生后会持续增长到2岁左右,所以手术医师必须特别精确地确定装置的电极位置。正是基于儿童头部的发育,脑干的增长还有麻醉技术及行为认知程度问题等考虑,研究小组认为人工脑干(ABI)手术的年龄不能低于2岁。

人工脑干(ABI)手术一般由最少两或三位不同领域的专家协作完成的,即最少需要神经外科和耳科医生。每位专家都不可或缺,整个手术过程比普通手术过程更加复杂,甚至神经瘤的位置也会影响植入手术。通常神经瘤的大小和位置状态是决定是否继续实施手术的重要前提,然而现有的技术往往在手术过程中才知道这些信息。电极的放置也是手术的难点和风险所在,由于电极位置放置不正确而压迫周围神经结构,容易导致异常电刺激而产生的非觉反应,严重的会造成面部或脑神经损伤。目前的数据统计这类风险的发生率仍然较高。

从目前的人工脑干(ABI)技术来看,人工脑干(ABI)用户术后的言语和力情况仍差于人工耳蜗用户,但是对于无法植入人工耳蜗的障者来说,人工脑干(ABI)几乎是唯一的力解决方案。所以,这一技术的继续研究还是有必要的,特别是通过实验反馈来观察效果和风险,以便于更好的提升使用者的舒适度和控制风险。


(作者:佚名 编辑:毛毛虫)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